禾安

随意写点东西。有空读哈置顶。
@大喵阿喵大阿喵
主页图出处,非常感谢(≧∇≦)
太好看啊。


脑洞写手,脑洞有多大,篇幅就多长
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写啥的懵懵写手…
真的不会写虐文啊_(:з」∠)_
全部都是甜甜的文
不过也有一些悲的了,
感谢每一个给我留言,点赞,收藏的小可爱
所有文全靠手机打字,比较慢
崩三掉头发玩家,爱崩三٩(๑`н´๑)۶
ID是 11815711
如果有小伙伴想一起玩可以私聊我

会更一些生活小日常,吃了什么啊这些的…๛ก(ー̀ωー́ก) 喜欢唱歌
爱你们,么么哒

蔓延

     “我会帮你的”浅夏听到了这句话后,慢慢闭上了双眼。


      (注意…可以配合前文她们看。)

1

    江城最近几天里都是一片人心惶惶,据新闻上说的是因为一个科学实验失败而导致病毒入侵了城内,导致有人感染。

     你可能觉得这个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冒,人们又开始了新一波的求救,那个在大群人监视下的小姑娘身家又开始翻倍,又翻倍,血液能救赎大家,治病做药,无所不用其极。

     今天浅夏从塌上艰难爬起来,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甚至有时候站着走路都能让她头晕目眩,走路显得左右摇摆,听说最近江城病毒又爆发了,她希望她能逃出去,逃出去,逃出去

      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浅夏都无比希望自己能逃出去,她不知道曾经的安然是不是跟她一样过着这样生活,承受这里的一切,人们的谩骂也好,那群家伙的轻视和厌恶也好……安然是不是也曾经跟她一样,身体里也蕴藏着一只无限庞大的怪物,吞噬着她的一切?

     浅夏不知道,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如何那个她曾经的父亲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冷带着丝丝的算计和掂量,没有一点爱和关心。

      上个对她微笑的那个人?还是安然吧。浅夏盯着手上的手链,她轻轻一动发出来的轻轻响铃,她忽然觉得安然还在自己身边一样。


2

     血液在细小狭窄的针管里流淌,躺在病床上的浅夏没有一点表情,她看着自己的血液缓缓流入了另一个病床的小姑娘身上,听说这个小姑娘的父母花了很大的价钱买到了这个机会,他们希望这群人救救他们可怜的女儿。

       救回来又那么样,浅夏看着针管那头的小姑娘这样想着…救回来又那么样,还不如死了好。

       她真的好像死了算了,为什么不把她杀了算了,这是浅夏第无数次这样想到,她闭上眼睛又睁开眼来,什么都没有改版…真希望是梦啊。

        那一头的小姑娘发来了一声响声,那群人走了过去看了看,说是一会把小姑娘送走,没有人理会浅夏这边的事情,很快一个小小的病房又安静了下来。

         小姑娘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四处看着,看到了躺在一边的浅夏“你是谁啊,是你救了我吗谢谢哦。”

         浅夏听到了声音回头看了一眼“不是我救的你,你只是被他们害了,我是一个帮凶而已。”小姑娘看了看她又笑道“姐姐真的跟要死的人一样呢,我见过好多好多那样的人,他们的表情还没有姐姐你的表情可怕。”这样的话从一个长的可爱的小姑娘口里传出来,居然让浅夏想到了一句话,童言无忌…浅夏努力的对着她笑了笑“唉小姑娘啊,我如果死了的话,你会很倒霉的”

         “才不会呢,谁敢对我不好,我肯定让他们后悔”小姑娘说的信誓旦旦,惹来了浅夏的笑“那你要记住刚刚的那群人都不是好人呢”

         小姑娘笑了笑没有在回答浅夏的话。过了很久她的父母进来了接走了她,她抱着一个小熊玩偶对着浅夏的床位笑了笑又转头离开了。

       


3


    最近的病毒越来越可怕,这群疯子却越来越兴奋,对浅夏嗯行为越来越暴戾,手段残忍,病毒和血液相互融合,浅夏忽然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呢。

    那么办,好开心,看着手上的针管越来越多,浅夏反而越来越开心,她觉得自己好像在一闭眼就可以永不去过这样的日子了,可以可以安心了。

    永远的离开,就像一个解脱,可是那个小姑娘那么办,她还那么小,这个世界都没有看过,想着那个孩子的眼神和她的一句谢谢,她恍惚记得那群疯子说那个小姑娘可以考虑成为下一个试验体

     如果是安然,她肯定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吧。

     在漫长的“实验”里,浅夏觉得这都是自己亏欠了安然的,都是她应该承受的,可是现在的浅夏第一次有了一个希望,浅夏想逃出去,想帮那个孩子,可是那么逃?那么帮?

      还是没有办法吧,都那么多时间过去了,漫长又枯燥的时间,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直到后来,小姑娘家里破产那群疯子告诉浅夏,我们花了点价钱买下来了你曾经救的一个小姑娘哦。

     浅夏想,这个世界太糟糕了。


4

   

    小姑娘跟她在一个房间,看见浅夏还笑的特别开心“姐姐是想跟我玩吗?”小姑娘像一只小鸟飞扑到了浅夏的怀抱里,浅夏低头看着她,一时不知道改干什么“不是”她出声道“不是陪你玩,那么办,你来了,那么办。”

    “姐姐被欺负了吗,需要我帮帮你嘛”小姑娘眨巴着大眼睛像个小精灵看着浅夏笑嘻嘻的“不是,不是,姐姐我,快死了。如果我死了,记得别学我,快点跑”小姑娘愣了愣,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点了点头,浅夏才笑了笑回到自己的床上,摇摇晃晃的,一条不到100米的小路上,她走这又倒下缓缓的起来,又摔了下去,最后彻底站不起来了。

    小姑娘看着这一切,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她缓缓的走了过去,抱着浅夏开始喊,过了一会又开始哭,直到看台上的那个人走了以后,她才俯下身子来对着浅夏说“我会帮你的,你放心吧”


5

    小姑娘很快被一个可笑的协议没收了所有的一切,她住到了浅夏的床上,并安排了三天后抽血实验,小姑娘从浅夏的身上找到了那个手链,就这样戴在了自己手腕上。

    这几天小姑娘除了喂喂麻雀和鸽子都乖巧的不行,没有哭闹,让几个实验观察员都惊讶了,觉得可能是小姑娘现在年级不大的缘故,不害怕是正常的,所以小姑娘喂鸽子的事情他们并没有阻止。


     远处的一人站在一个小阳台上等一只白鸽的飞过,他只需要伸出手就能知道最新的情况,他们也是一群疯子,只不过带了点脑子,本来在南城干的好好的“实验”最后居然因为没有江城的药效好卖不出好价钱,于是他们想到一个办法,用他们最差的实验品,去试探一番。

     他们最差的实验体就是这个小姑娘了,而小姑娘一副乖巧模样看起来很好控制,让他们非常放心的派她去了,至于说小姑娘差劲,只是因为年级太小了,抽血过了会死的,这在他们眼里就是差劲的表现。

    小姑娘来到了江城,本来她只是过来想给那群疯子一个好看,让他们全都去死,小姑娘从小就知道,自己会变成这样子,父亲母亲的离开都是这些疯子的杰作…可是自己斗不过他们,于是小姑娘一狠心提出来了一个建议自己身中剧毒,去跟那个实验体换一部分的血就好了,至于那个人死活,她并不在乎。

     小姑娘的计划很成功,她代替了实验的位置,也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浅夏。

     呵,傻姑娘,都这样了还在为她想…要不要自己复仇路上帮帮她呢,小姑娘这样想到

   还没有几天下来,小姑娘看着最后浅夏的眼神,总于小姑娘叹了口气,我帮帮你把,就一次。

  小姑娘的血液非常好用,人也乖巧,让那群人非常开心,小姑娘到处搜集病毒的一切,为了保证每一口血都带着毒,她偷偷的把血喂给了鸽子,让他们在下雨天飞走。

     下雨天带着血液,从空中落下来,低落在田野里,人们头上,你们猜猜情况会不会更加糟糕。


6

    虽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会不会糟糕,因为小姑娘的一番行动,小姑娘将血液抹在了那群疯子的食物上,虽然他们培养了许多病毒,可是坚信自己不会生病居然也没有在防着了。

     直到后来,一个人又一个人的接连离开。

     他们朝着小姑娘爬来,又被人拦下带走了,小姑娘作为他们的保护起来的实验体,得了很好的保护,不过也因为这样,很多人接连走了,病毒扩散越来越严重。

     城市和那些疯子都无可奈何了起来。

 

    今天的江城下了一场大雨,倾斜的高楼,看上去似乎摇摇欲坠,落下的石块,扬起的石沙,人群稀少的街道,滴滴答答的雨声,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里都充满了死亡的味道,小姑娘拖着自己最爱的小熊玩偶一步一步的在这里走着,可能是年级小身影摇摇晃晃的步子都不平稳,溅起的雨水把她的小裙子打湿,把她的小皮鞋打湿,她的一头波浪长发湿漉漉的流下了水滴,落在这个阴森森的地面泛起一阵几乎不可察觉的小小乐章,随着她手上的一阵响铃的荡开,很快就吸引来了一群潜藏在暗处的怪物。


    街上有些人看到这个小姑娘,都想带走了当成食物,这次病毒是真的变异为了死亡,不仅是人们没有食物,路上的野狗有时候会因为饥饿杀害路过的人们。

     其实不是什么,只是小姑娘从实验楼带了一个东西,丧尸病毒而已。

      这个东西现在连抑制剂都没有,这群人想咬她也是正常的。

       呵,小姑娘笑了一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忽然一个人过来救走了小姑娘。

        这个人是小姑娘曾经的实验员,他带着小姑娘来到了生还者的阵营里,想着如果可以还能继续卖血赚钱。小姑娘抬头看了看他,张开口咬住了他的手臂,血肉腐烂模糊,这个人疼的拿出来一把刀朝着小姑娘刺了下去,小姑娘笑了,又看了看周围“你们完了。”

         人群的恐慌和混乱,被咬的人越来越多,小姑娘看着他们笑了笑,随着枪声一下一下,她想,她成功了,帮了那个傻姑娘,也帮了自己。


       江城的雪还是那么绵绵不断,可是城里一片死气沉沉。大雪掩盖不住任何的罪恶,也带不走任何人的怨恨。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