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安

随意写点东西。有空读哈置顶。
@大喵阿喵大阿喵
主页图出处,非常感谢(≧∇≦)
太好看啊。


脑洞写手,脑洞有多大,篇幅就多长
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写啥的懵懵写手…
真的不会写虐文啊_(:з」∠)_
全部都是甜甜的文
不过也有一些悲的了,
感谢每一个给我留言,点赞,收藏的小可爱
所有文全靠手机打字,比较慢
崩三掉头发玩家,爱崩三٩(๑`н´๑)۶
ID是 11815711
如果有小伙伴想一起玩可以私聊我

会更一些生活小日常,吃了什么啊这些的…๛ก(ー̀ωー́ก) 喜欢唱歌
爱你们,么么哒

(卫龙)手稿

    甜甜蜜蜜(。・ω・。)ノ♡小学生文笔,前来发糖。

       

      皇上的字一般都是不允许外传的,因为怕有心人故意模仿,就算一般拿到手了,比如亲写的圣旨这样的都能被一些人做成传家宝供起来那种。

     可是非有一个人觉得麻烦,这个人就是如今的皇贵妃魏璎珞。

      璎珞闲的没法,弘历又给她下了各种不许,不许不穿袜子,不许少吃,不许不穿披风,不许爬树,不许去带公主逃课,不许去河边抓鱼,不许在冬天去地里种花,不许出来吹风晒太阳。璎珞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万人之上皇上,根本就是一个碎嘴的老妈子…天天在她耳边叨叨叨,叨到最后,璎珞有点受不住的开口“不如皇上给我个字帖,让臣妾找点事情吧。”弘历想了想点了点头,自己写临摹了一《兰亭集序》给了璎珞。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璎珞好不容易写完了,过了几天,什么经文全来了。原来是弘历怕她无聊,又给临摹了几个帖子来,璎珞开始还乐意写写,结果时间一长,手酸的不行,璎珞想了一个办法,把所有的手稿埋在了延禧宫花田底下,在用以前的手稿出来混,刚刚好弘历最近忙也没太来这里,璎珞依旧是我行我素,继续逗鸟看雪摘梅花,延禧宫里依旧闹的不行。

   

   弘历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已经是四天以后了,他来到了延禧宫里,就听到了自己家小公主们嘻嘻哈哈,和璎珞的指挥。

   “往上爬,别怕啊…”

   弘历心道糟糕,这璎珞又把孩子带着爬树呢,他大手一挥让四周的宫人安静,又在等到小公主安慰到了地面后才开口

   “魏璎珞!”

    璎珞听到了这个带着怒气的声音,心道不好,她知道他生气了,赶快看了看自己,穿披风了,穿了袜子,没吹风,应该不会被叨才对啊。

     “把公主带下去”弘历对一边的李玉吩咐,又走了过去握了握璎珞的手,还算不冷。

      “皇上安好。”璎珞开口说什么想了半天没说出个啥,只好请了个安。

      “你要是能不然朕担心,朕就更安好了。字帖写完了,这样无聊,拿来我看看。”

      “写完了。可是比较难看,就不污皇上的眼睛了”

     “还能有多难看。朕在这里等你,”

     璎珞一听,没有办法,心里只盼他记性别太好,记得给了她什么帖子就好。

      弘历在原地想着自己是不是把她给闷坏了,正准备有空带她出去转转,就看到了花圃里一个小坑还没埋完,弘历有些好奇的过去看了看,一张张手稿…好啊,这个魏璎珞,居然把他的临摹埋土里。出什么宫门,在这绣花算了。

      璎珞带着一沓纸走了过来,弘历把纸一收背到了背后,“都给朕看看,你写了些什么”弘历拿过来一看,《长恨歌》……“朕什么时候给你描过这个?”

     “前几天,公公送过来的”

     “哦,那么朕的字体那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退步了这样多。”弘历问的不动声色,一手背在后面,笑问道

      “想来是皇上累了,笔握不住了。”璎珞肯定的回复道,可是心里并没有什么底气,毕竟是她埋手稿在先。

     “那么,这个是什么?”一沓手稿,璎珞看的有点头疼,又开始想他是那么就翻出来了呢。

     “魏璎珞,你好大胆子,居然敢埋朕的手稿”虽然语气有些生气,不过也只是有些,璎珞也认认真真,像模像样的道了个歉。

     “算了,朕宽容大度,就罚你,把手稿练完,一份十遍。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朕带你去民间玩。”

      “真的啊”璎珞抬起头来,看了看弘历,笑问道。

     “当然,朕从来都是一言九鼎的。”璎珞拿着手稿进了屋子,留下弘历一个人。

     “那么现在这样积极了,以前都喊不动”

    “大概是因为民间最近正逢春节,特别热闹,娘娘想去看看吧”李玉在一边回复道。

     

    这几天弘历在监督璎珞抄手稿,不过到了晚上总是喊璎珞早点去睡觉。

    不过神奇的事情,璎珞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发现手稿居然抄完了不少,而且这个字……

     “臣妾替皇上揉揉手腕吧”这天早上璎珞问弘历,弘历愣了愣,伸手揉了揉她的手腕,笑说道“不用。”

    “那么让臣妾少抄点手稿吧”

     “不行。”

     “那就委屈皇上了”

     这天晚上,我们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在夜灯下奋笔疾书, 他忽然后悔当初为什么不顺势答应下来,不过璎珞的字帖却越写越多了,比以前都多了不少,手腕不会抄疼把。
    每天日以继夜批改折子的皇帝如此想道。不由得又替某人多抄了一章
   

 

   

评论(8)

热度(85)